主页 > 琉璃摆件 > 火山小视频琉璃哥:千度高温热塑造型 在厂里我成了能吃苦的年轻
2020-11-12 13:10

火山小视频琉璃哥:千度高温热塑造型 在厂里我成了能吃苦的年轻

  琉璃哥李先鹏火了。默默无闻地制作琉璃20多年,没想到在琉璃工艺渐渐被人们遗忘的今天,他会凭几支视频火起来。

  俗话说“人红是非多”,李先鹏比较幸运,没有人在网上说他的坏话。因为他的行业看起来太酷了,也太苦了。

  火山小视频里,李先鹏刚刚从1000多度高温的熔炉里取出一个火红的透明球体,他一只手快速转动“火球”,另一只手握着湿报纸修补火球的边缘,看上去气定神闲,但他却告诉我:“这是琉璃制作中最难也最累的一环。”

  “必须一刻不停地转动火球,不然它就会变成液体掉在地上。”李先鹏从炉中取出的“火球”是半液体状态,必须在几秒内将它定型,否则很快就会冷却。

  谁能想到,看上去晶莹剔透的古代名物琉璃,就是在这样简陋恶劣的环境里,由这种简单粗糙的工具做成。

  “做我们这一行的,不养老也不养小,平均年龄都在40岁以上。太苦了,没几个人受得了。”他说,有时他甚至佩服自己的吃苦能力。

  恶劣的工作环境,与辛勤劳动并不匹配的收入,高强度的工作压力,让不少琉璃工人选择了放弃这门手艺,转入别的行业。

  到现代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轻松在市场上购买到琉璃,但由于生产琉璃的手工匠人正在逐年减少,优质的琉璃成品也变得越来越稀缺和昂贵。

  在他的故乡山东淄博那座盛产琉璃的城市,和他一样从事琉璃制造的匠人正在逐年减少。

  我问李先鹏身上有多少处烫伤,他笑着说数不过来。他只记得最严重的一次,他肩膀上的烫伤,半个月时间都没有痊愈。

  这是李先鹏从十几岁起,就经历的事情。那时他还在上中学,暑假跟着做琉璃销售的父亲一起去琉璃厂消磨时光。

  当他看见厂里的叔叔阿姨们用一根长长的铁棍,从火炉里取出一个个晶莹剔透、形状各异的”大火球“时,目光就被牢牢吸引住了。

  后来这些“火球”又经过加工打磨,变成了精致透明的小动物和各类摆件,李先鹏动了拜师学习的念头。

  由于琉璃的原料是溶化后的液体水晶,如何用一根铁棍将液体从1000多度高温的炉子里取出来,就需要充分了解不同材料的特性。

  最难的一步是取出琉璃后,需要不停转动1.5米长的铁棍防止液体掉在地上,从而给琉璃塑形这不仅需要技巧,更需要体力。

  “打个比方,我要做一只小鸡形状的摆件,摆件每大五公分,难度都会翻倍,因为他是热塑工艺,瞬间成型。“

  最开始,李先鹏学了半年时间才开始制作一些小件,等到制作小件的技术成熟后,他开始挑战大件,完成更有难度的作品。

  出炉时,大部分琉璃会炸裂破损,难度越大的物件成品率越低。有时制作了十件成品,最后只能剩下几件。

  “做我们这一行的,都容易肌肉拉伤和扭伤。”由于每天都要拿铁棍快速转动琉璃液体,扭伤在所难免。

  因此从业人员的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这类人上有老、下有小,最能吃苦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吃苦,这门手艺将来怎么传承是个问题。”虽然李先鹏很想把琉璃手艺传承下去,但又苦于收不到徒弟。

  他看好琉璃在未来的发展潜力,2018年辞去了厂里的工作出来单干,接一些老客户的单子维持生计,只是为了多一些自由发挥的创造空间。

  “不应该为了做琉璃而做琉璃,而是更好地发挥自己的才能。”他说,做任何一行,都应该全面发展,而不是满足于现状,止步不前。

  他喜欢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创作高难度的大件,这让他觉得有成就感。至于工厂里千篇一律的做法,已经让他感到厌倦。

  2018年,随着手机短视频软件在三四线城市的兴起,不少琉璃工人开始把工作时的短视频上传至网上。

  由于李先鹏制作的大件比较多,视觉上更加吸引眼球,有些工人会把他的作品发到火山小视频上,意外地得到了不错的关注度,评论区里都是网友的支持和鼓励。

  与此同时,通过短视频了解琉璃、购买琉璃的人也变多了。他们会通过火山视频找到李先鹏,预定一些自己喜欢的琉璃制品。

  现在,李先鹏每天的工作时间被排得满满当当,白天制作琉璃,晚上和客户沟通、设计样品,平均每天工作11-12个小时,收入也比以前在工厂上班高了一些。

  “虽然累一点,但挺充实的。”他说,琉璃市场需要有人不断更新和创作,否则随着时间的流逝消亡是一个迟早的事。

  在越来越多手艺人放弃琉璃的今天,李先鹏成为了少数几个还在坚持的人之一,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坚持一辈子,但此刻,他还有想完成的作品,他觉得他还可以做得更多、更好。

  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,还有更多宝贵的东西值得我们付出时间去让更多人知道。感谢这些即使知道无法烘暖天空,也依然选择举起火把的人。